利博亚洲 利博亚洲 保利春拍推博物馆级藏品赵左《谿山无尽》图卷

保利春拍推博物馆级藏品赵左《谿山无尽》图卷

是卷赵左《谿山无尽》图卷,纸本,设色画。首段绘山麓绵密,峻岭逶迤,村墟错落。茂林高树间,扶笻老丈过桥而来,又有渔舟泛湖,高士闲眺,其乐陶然;山中红墙古寺,门敞以迎客;缘路而行,流溪之上,谿亭之内,见听泉雅士;其后画溪山环抱,江水浩渺为是卷第二段,山间多庙宇房舍,江内广布舟船。肩负钓竿而归庄者、轩亭水阁吟咏者、泛舟江上者,泊岸停驻者等,各得其乐;江左复作群山飞瀑,廊桥梵宇为结,有仰观飞泉竞流者,怡然自得,或为画家自况。此卷山长水远,繁复群山之后尽显江水无垠,有豁然开朗、涤荡心胸之感。

题识:壬子春三月之朔,余过吴兴写子久溪山无尽图,成于癸丑中秋前二日也。赵左。

鉴藏印:郑超宗珍藏、侠如、士介、润州戴植、平生欣赏、古润戴植培之氏一字芝农鉴藏书画记、芝·农、戴培之家珍藏、倍万楼主人、慈溪严氏小长芦馆珍藏、小长芦馆主人、慈溪严氏筱舫收藏金石书画之印、筱舫经眼、曾在沈剑知处

周亮工在《读画录》中说:“赵文度,名左,华亭人,与董文敏同郡同时,笔墨亦相类,世人谓开松江派者,首为屈指”。周亮工(1612-1672)为明末清初人,其生活于松江派已经形成影响的年代,所以在他的著作中,正式出现“松江派”是较为准确的,而据周氏所记,赵左为松江派的开创者,且在同书所载董其昌传中,并未指出董氏与松江派的关系。蓝瑛、谢彬在《图绘宝鉴续纂》中说:赵左,字文度,华亭人,善山水,笔墨秀雅,烟云生动,烘染得法,设色韵致,吴下苏松一派,乃其首创门庭也。周亮工所记载其为“松江派”之开创者,而蓝瑛和谢彬明确提出了赵左首创苏松派,因现存文献多有重叠以及相互矛盾之处,且后世著作多以“松江派”、“苏松派”“云间派”等统称“松江派”,但以上两则较早的画论无疑肯定了赵左在当时的地位是非常之高的。

明人徐士俊为赵左之子相交,为《赵文度大愚庵遗集序》所道最为详尽:“华亭赵文度先生,少年游京师,以秋草诗得名,京师之人,群呼之为赵秋草,与曩时所谓袁白燕者相类。既而学画则笔精墨妙,疑有神助,其初全仿唐人,后乃兼入宋元诸家,在明朝为开辟手。诗中画,画中诗,其信然耶!晚年癖爱西湖,暂卜居于栖水之上,比殁时无遗画,画辄为人取去,惟敝簏中残诗数卷,笔墨如生。余近与先生之八郎修虔氏交,遂得窥其全豹。修虔精于画理,绰有父风,又能取其遗集而表章焉。然江南之人,但知先生之善画而不知先生之善诗也。诗之清新俊逸,即开府参军何以过之。试盘旋坐卧其间,则十日一水,五曰一山,不知其几千里。而今最可惜者,以先生之才,诗画双绝,不荻向数块花砖,操管弄墨,乃环环四壁,竟以山林老”。

世人尽知赵左为董其昌的代笔人,而忽视了赵左作为“松江派”的开创者的绘画水准和历史地位。因赵左存世作品不多,据查,全国各大公立博物馆存赵左作品约60余件,其生平资料较少,目前生卒年不详。有学者认为其卒年为1636年之后,亦有学者认为是1620年,以《中国古代书画图目》出图且有明确纪年作品为例,创作时间最早的北京故宫所藏,赵左作于万历三十二年(1604)的《富春大岭图》以及设色金笺《山水》,最晚仅见为天津市博物馆藏赵左《山水》金笺扇页作于崇祯九年 (1636),余者皆为1620年前所作,故而,赵左至少于公元1620年前在世应为不谬。

是作《谿山无尽》,画家自题“壬子春(1612年)三月之朔,余过吴兴,写子久溪山无尽图,成于癸丑(1613年)中秋前二日也”。赵左与宋懋晋俱受业于宋旭,懋晋挥洒自得,而赵左“惜墨构思,不轻涉笔”,其山水画以董源为宗,兼学二米、黄公望、倪瓒等诸家。赵左无疑是对元四家,尤其黄公望是情有独钟的,以款字涉及黄公望字号“大痴、子久”的有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赵左万历三十二年(1604)《摹子久富春大岭图》,上海博物馆藏赵左万历四十七年(1619)《仿大痴秋山无尽图卷》、广州市美术馆藏赵左万历四十七年(1619)《仿黄子久山水卷》,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赵左作于万历三十九年(1611)、成于次年的《仿子久谿山无尽》以及本幅等等。尽管其题写“摹子久”、“仿大痴”,虽学黄公望亦有用自家法度,善用干笔焦墨而又长于烘染,山石多以长披麻皴略带荷叶皴勾皴,形成清苍灵秀、设色雅致风格。而题“谿山无尽”或“秋山无尽”作手卷亦不为少数,虽名称不同,但大致所绘多为秋山(谿山)意境,不一一举例。

“松江画派”作为“南宗正脉”,奉行以董巨、子久为宗,继承并发扬文人画的传统应为流派之准则。赵左必然是品鉴过黄公望真迹的,且不说董其昌是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的鉴藏家,或许在此前后,赵左都会时常欣赏这卷名迹。据俞安期(1550-1627年后)《翏翏集》卷十四《吴之矩溪楼歌,题赵文度画障》云:“铜官之北荆谿阳,楼居高起临回塘……华亭赵文度词客兼画师,楼居写作丘壑障。千峰万濑缩寻丈,飞雨飞云欲来往。何当更置长啸人,壁上齐令众山响。”铜官在今江苏宜兴,为吴之矩居住地,可见,赵左曾到吴之矩的溪楼为其作画。吴之矩藏黄公望《富春山居图》为董其昌售予,从这个意义上讲,赵左对于黄公望的推崇和研习,或心追手摹的。

此作《谿山无尽》卷,画家动笔于万历四十年(壬子,1612)春三月,至癸丑(1613年)中秋前二日(八月十三),用时一年有余。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所藏《谿山无尽》卷,是“二十四福堂”主人王际华以及新安程霖生先后递藏,布局与本卷一致,款书“万历辛亥(1611年)夏五月,赵左仿子久画谿山无尽图。成于壬子(1612年)春三月之朔(初一)”,两卷皆为跨年之作,且创作时间首尾相接。相较而言,本作山石画法多用长披麻皴法,用线多以干墨为之,苍润空灵;大都会《谿山无尽》卷山石画法多用荷叶皴法,用笔较为厚重苍莽。相比黄公望作《富春山居》用时三年来说,赵左画此二卷用时较长也不为过,其中原因,或是赵左作为著名画家的应酬较多、加之自我生活的忙碌,以及对本卷画作的用心程度较高所致。

有学者认为,赵左早年主要居住在松江华亭之西郊,晚年迁居杭州“大愚庵”直至终老。一种说法是赵左于公元1614年居于杭州,而另一种说法是其于1611年便已居住于西湖之畔,后者根据是,庞元济《虚斋名画续录》著录了一件赵左年款“辛亥秋”(1611年)作品,其中钤印有 “大愚庵”。但有学者研究,即使赵左居于杭州,但因“其内人不便于杭”,赵左也常回华亭,舟车往返,不辞辛苦。

广东省博物馆藏赵左《烟江叠嶂图卷》款署:“庚戌(万历三十八年,1610)秋仲赵左写烟江叠嶂于西堂夜雨”此时,赵左或未迁居至杭州。辽宁省博物馆藏赵左《华山图轴》款署:“万历辛亥(1611年)秋九月廿日,华亭赵左摹李营丘华山图”。也正是在这一天,赵左画了另外一张画,即上海博物馆藏赵左《摹松雪翁高山流水》赵左题:“万历辛亥(1611年)秋九月廿日,赵左摹松雪翁高山流水。”董其昌于画幅左上题“赵吴兴此图在余家,乃学卢徵君文度常坐卧其下三日夕。”此事也见于《董其昌系年》。应该说,董其昌、赵左二人时有会面,否则也不会有“每替香光应接忙”。同时期的,台北故宫博物院藏赵左没骨山水《秋山红树图》有赵左的年款:“万历辛亥(1611年)秋九月。”在它的右侧有董其昌三行相当醒目的题记:“峒关蒲雪,杨升妙迹不多传。见此如虎贲中郎”,也为一证。这仅仅是公元1611年九月之画作,这也说明了大都会《谿山无尽》会画了将近一年的某些方面的原因。

或许是感觉早年这一卷不甚满意,比如卷后的溪流的处理过于突兀,因此对于“不轻涉笔”,力求完美的赵左来说,又作本卷。但依旧忙碌,不仅有捉刀之忙,亦要应酬友人。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赵左于万历四十年所作《谿山无尽图卷》,款书“壬子(1612年)腊月之望(十五),写赠五鹿先生还朝”,“五鹿先生”应为华亭人张仲山,何三畏《云间志略》有其传。沈阳故宫博物院藏赵左《烟霭横看图卷》款“(万历)壬子(1612年)腊月廿六日仿大年画”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赵左《山水十开册》款署“癸丑(万历四十一年,1613)夏日画 ”; 清·张四科《宝闲堂集》卷二(乾隆二十四年刻本)载《题赵文度画五城十二楼图》图后题五言诗四绝,句署曰:癸丑(1612年)六月四日为茅止生悼陶姫作并画”。茅止生(1594-1640),名元仪,浙江归安人,今属浙江湖州。著有军事学巨著《武备志》。绘制本卷之后,还有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赵左《群玉山房图卷》款署:“万历癸丑(四十一年,1613)九月,新安汪玉吉兄四十初度,为作群玉山图。”这当然是仅见于存世作品而言,也说了赵左作为当时最为著名的画家,是很难一次性完成如此繁复、如此用心之作的。

是作由董其昌、郑元勋、吴昌硕先后题跋;郑元勋、郑侠如兄弟,戴植,严信厚,沈剑知先后递藏。

郑元勋、郑侠如兄弟皆为董其昌好友。郑元勋(1598-1645),字超宗,号惠东,其原籍为安徽,后居扬州。崇祯十六年(1643)进士,后请假归乡,次年授兵部职方司主事。工诗善画,为江东名流。善山水,宗吴镇,尤工山水小景,措笔洒落全以士气得韵。崇祯五年(1632)卜得城南废圃,筑别业奉亲。董其昌见其园盖在柳影、山影、水影之间,故书“影园”二字为赠。然郑元勋英年早逝,徐沁《明画录》云“因悍镇分地临扬,欲纾难而出语小误,为众击惨死,时论惜之卒年四十八”。郑元勋家族本世居安徽歙县,先人于万历年间到扬州从事盐业。到郑元勋这一代,郑氏由商而儒,博学能文,名重海内,而且,郑元勋加入了闻名遐迩的文人结社——复社。此卷郑元勋题跋详述得其经过,并倩董其昌题跋:“壬申(1632年)元月,又得此卷,结构之工,笔法之妙,可谓倾海出珠矣。时董宗伯舟泊邗关,与叹赏竟日”。

郑侠如为郑元勋四弟。郑元勋之父郑之彦,字仲隽,号东里,年十九,补扬州郡秀才。有子四人,即元嗣、元勋、元化、侠如。郑侠如字士介,号休囤,明崇祯十二年(1639)贡生,授工部司务。“迨超宗死難,士介徒步入應天,哀泣上書得白”,可知其与二兄郑元勋最为相善。入清后归里,筑“休园”,“二畝之間,及王氏園,超宗有影園,贊可有嘉樹園,士介有休園,於是兄弟以園林相競矣”。揚州詩文之會,以馬氏小玲瓏山館、程氏筱園及鄭氏休園為最盛。康熙间,以其子郑为光贵,赐翰林院庶吉士。

而后是卷归戴植所有,戴植,字培之、芝农,江苏镇江人。清道光年间人。富收藏,精鉴别。“润州戴植、平生欣赏、古润戴植培之氏一字芝农鉴藏书画记、芝农、戴培之家珍藏、培万楼主人”等等皆为其常用书画鉴藏印。严信厚(1838-1907),字筱舫,以字行,浙江慈溪人。精于商务,颇为李鸿章、荣禄赏识。经营票号、盐运,晚年任上海商务总会首任总理。雅好书画,收藏甚富,以“小长芦馆主人”闻名于时。沈剑知,福建侯官人,沈葆桢曾孙。工书善画,诗亦佳,为上海市文管会委员。依此看来,本卷收藏脉络清晰,传承有序。

最为令人信服的是卷董其昌观跋。作为董其昌的著名代笔人,宗伯大学士对于赵左绘画作品是有着最为深切、最为准确的心得体会的,其跋“赵文度初为小景,以元季为师。及游长安,尝过余苑西邸舍,观所收董巨、宋人名迹,遂翻然一变。此图殆尽其伎俩,今亦不可复得矣”,应该是对本卷莫大的肯定与对赵左深切的怀念。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