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博亚洲 利博亚洲 淮阳:一个漂在龙湖上的绝版古城 打造三张名片

淮阳:一个漂在龙湖上的绝版古城 打造三张名片

淮阳,是华夏有史以来最古老的都城之一,自伏羲氏、神农氏定都宛丘,至今已有6500余年。历史上曾三次建国、五次建都。大家耳熟能详的陈胜吴广起义,包公下陈州的历史故事都是发生在这里。

走进淮阳,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烟波浩渺的龙湖。据了解,龙湖由西柳湖、弦歌湖、南坛湖和东湖四块湖区连缀而成,面积达16000余亩,是杭州西湖的2.5倍,也是我国最大的环城湖。淮阳城区湖与城紧密相连,从空中俯瞰湖中有城,城中有湖,整个县城仿佛漂浮在水面上,所以淮阳又被称为漂浮在龙湖上的绝版古城。

淮阳,还是中华民族的姓氏发源地。太昊伏羲氏定都淮阳后,“正姓氏,制嫁娶”,使社会从群居无序的状态,形成一个个以姓氏为共同体的人群,发展成中华民族的一支支血脉。万姓同根,根在淮阳。

淮阳龙湖还是“一座历史文化的宫殿”。诸多名胜古迹像一颗颗璀璨的明珠散落在湖滨和湖中。湖中有画卦台、白龟池、弦歌台、司城贞子阁,陈楚故城和苏辙读书台。湖滨有巍峨雄伟的古建筑群太昊伏羲陵、魏曹植的思陵冢和我国最早的古城址平粮台。

昔日游船画舫穿游其间 ,文人墨客吟诗垂钓,为古陈淮阳谱写了一页页辉煌的历史,留下了一串串美好的传说,也为淮阳增添了文化底蕴,使得淮阳更加让人景仰,迷恋。如今的淮阳,万亩湖浩渺依然,每年的朝祖庙会,来自全国各地的千万游人来这里寻根拜祖;每年的荷花节,数百万人在龙湖的波光里乘舟荡漾,寻找昔日的传说,感受眼前的美景。历经数千年的洗礼,今日淮阳在新时代下又焕发出新的蓬勃生机,健康地成长在历史长河中。

豫剧《下陈州》,讲述包拯为开仓放粮拯救百姓,费尽周折进入陈州的故事。在这个故事的发生地淮阳,现任书记马明超感慨:“古来下陈州(淮阳别名)就不易,所以我们工作要慎之又慎,打铁还需自身硬。”

在两个小时的访谈中,马明超就淮阳旅游产业、脱贫攻坚、社会治理、返乡创业等问题,说现状、析思路,表达了“功成不必在我,基础一定在我”的决心。

东方今报:马书记,我曾在2013年来过淮阳,看到龙湖环绕整个县城,觉得非常惊艳,这次来又看到很多变化。围绕旅游突破,这几年淮阳做了哪些工作?

马明超:淮阳旅游突破现在最大的变化,就是找准旅游方向,与外地差异化发展。这里具有独特优势,淮阳龙湖是中国内陆最大的环城湖,人文始祖伏羲老人家在这里,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一体,城景一体、人景一体。每年二月二到三月三的古庙会已延续千年,不参加古庙会,不祭拜一下人祖伏羲,人们就像过年没吃饺子、没给小孩压岁钱一样,这关系到精神信仰。这么好的组合资源,全国不多。

介于这种情况,我们给旅游发展一个定位,打造三张名片:中华朝祖圣地,国学文化园地,休闲度假福地;实现一个转变,把香客转化为游客。

2015年,淮阳的游客超过1097万,2017年超过1216万,其中大部分是烧香祭祖、许愿还愿的,一部分是荷花节来旅游的。怎么把他们变成真正游客,这需要我们思考和努力。

文化旅游需要基础,所以我们要结合5A景区创建,打造文化旅游腾飞的基础。马上要开建游客集散中心、服务中心,拆除19个非法小码头,建了三个公共码头,并整合了游船,提高了管理和安全水平。把环湖行车道和观光道分开,完善环湖截污,征地拆迁拓宽机动车道,打通新的高速出口,等等。

发展旅游,要重视原生态。像龙湖有水鸟和植物,形成良性循环。这些一旦破坏,生物多样性、自净能力破坏了,可能有生之年我们再也看不到这样的场景了。

所以,我们对湖区坚持“人退林进”。通过统一改建或者置换,只出不进,在湖区外面规划好新型社区,利用棚户区改造慢慢进行,逐步让住户退出湖区。拆迁的村庄不需要拆完,有计划留一部分改建高档民宿、小型博物馆等。比如“莲舍”就是翻建的烂房子,现在别有风味。

通过持续几年完善基础设施,保护湖区的生态,在保护过程中有计划搞一些景观。功成不必在我,基础设施和规划可以在我。等各种特色的林子建起来了,以后要想毁掉,群众也不答应。

在这个基础上,再引进一批项目,打造基础景观,比如我们去年实施的“一湖九河十园十七路”工程(世行贷款龙湖湿地生态修复和综合整治、九条水系治理、城区十大主题生态森林公园建设、城区十七条主要骨干道路),既有景观打造,也有基础设施建设。既然要治水体,就要一招出多效,让城区九条水系,全部清起来、活起来、美起来。

我们建十个主题文化森林公园,都是符合本土文化的。比如梅园,有人考证淮阳是最早梅花兴盛的地方,把梅文化融进去; 2017年淮阳一本上线年增加了一倍,二本上线%。育才公园把“凿壁偷光”、“孟母三迁”这样的文化融入进去;七里河公园,把我们“长寿之乡”的文化融进去……为景观增添文化品位,最终实现一步一景,移步换景。成都市的杜甫草堂一条街,沿路都是杜甫诗词。我们满城文化都是本土的,只要把这些文化符号恢复就是一大文化旅游景观。

现在,淮阳的服务业占三产比重上升到第二位,符合现在形势需要,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东方今报:“一湖九河十园十七路”工程属于基础性质的旅游工程,我们了解到,淮阳还有一批旅游项目,如何通过这些项目,促进旅游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马明超:我们在招商引资中,旅游项目占很大比例。比如百家姓文化城,以小吃为主,里面有非遗展演、非遗产品。还有姓氏文化园、海洋文化公园、广商万利博览城等。

又如,我们现在通过3P融资建设的体育场馆,里面有景观,走的是体育+旅游路线年建的东方神话乐园水上冲浪项目就很受欢迎。下一步需要拉长旅游链条。周口是第一个地市级杂技之乡,我和王县长(王毅)商量,将来建一个杂技游乐园。这样,让人们白天寻找精神归宿祭人祖,游龙湖、转古城,晚上看演出,累了泡温泉,饿了去百家姓文化城品小吃,那里一百多种小吃不重样。吃个小吃还有花样:比如姓刘的游客,找到刘姓小吃店,进门给祖先烧香,送一本姓氏、家族文化的书,吃饭还可打八折。另外平粮台遗址公园现在正在建设,周五晚上来,周六、周日两天,这些足够他玩了。

以后会议经济也可以上来。龙湖有作为全省和全国的训练和比赛基地。环城农业发展休闲观光,采摘体验。我们感到,旅游也好,城市建设也好,要想有所建树,三年都不一定做成,至少要五年,而且要接地气,不能搞政绩工程,劳民伤财。要科学,专家群众相结合研究透。我的信条就是,功成不必在我,但基础一定在我。

我今年50岁。小时候写作文好用一句话“年过半百的老人”,现在我也成为作文中的老人了。(笑)我们这一届,要不留遗憾留空间,打好基础立长远,以做事为取向,扎扎实实干点事。

鉴于历史教训,不能搞面子工程,拿不准时宁可不做。看准一件做一件、成一件,就要经得起人民的考验和历史检验。水系公园、生态景观,这些基础性建设,我相信以后也不会有大的改变,用科学的方法做事,比较准、比较实。

在今年的淮阳“二月会”上,羲皇广场有这么一批特殊的摊点,摊位不掏钱商品免费铺,一个月的庙会30位摊主收入少的五六千、多的一万多!到底是啥生意竟然“不扎本”?原来,这是今年淮阳县“扶贫+旅游”的一个新举措,政府部门免费为30名贫困户量身打造的“旅游扶贫摊位”。

近年来,淮阳县主动将文化旅游产业发展与精准扶贫相结合,以文化旅游带动二、三产业发展,走出了一条“旅游+扶贫”带动贫困人口致富脱贫的希望之路。

“今年二月会还没开始,俺村驻村李冰就带我去参加县里举行的‘旅游扶贫摊位经营者岗前培训会’,不仅为我们免费培训经营技巧,还找来商家一对一对接,免费为我们铺货,售后再付货款,让俺‘不扎本’挣了8000多!”家住五谷台村的赵运成是建档立卡贫困户,提起“旅游扶贫摊位”政策连声叫好。

大朱村贫困户、旅游扶贫摊位经营者董修灵说:“庙会期间,政府统一为我们搭建经营摊位,统一制作展柜、统一装饰门面、统一穿着围裙,经营淮阳旅游特色商品。好的时候像初一、十五,一天能卖4000多块,赖的时候也能进账千把块。一个月下来,一个人就挣万把块钱。”

淮阳县有6个贫困村,因为有旅游景点和乡村旅游资源,被国家旅游局定为国家级重点旅游扶贫村。今年,淮阳县借助为期一个月的传统庙会,让贫困户进行旅游商品经营,通过一个月的经营,让贫困户既增加了收入,又学到了经营方法。据不完全统计,一个月来,扶贫摊位累计实现销售总收入704352元,盈利196156元,其中收入最高的达12000多元,收入最低的也有4000多元。

“我们要把厚重的文化资源真正转化为可体验的文化旅游商品,叫响‘羲皇故都、水城淮阳’的城市品牌,为群众脱贫致富、县域经济发展增添内生动力。”县长王毅信心满满地说。

“二月二,龙抬头,男女老少争上游,人祖庙会卖老虎,一年一栋小洋楼。”这是一首在淮阳县白楼镇广泛流传的顺口溜,现实描写的便是位于淮阳县环城路路边的庞庄村。

庞庄村是淮阳有名的“布老虎”制作专业村。全村107户人家,家家户户制作布老虎,庙会期间便是该村的“丰收期”。“虽然每次庙会只有一个月时间,但这一个月下来,庞庄村的人每户收入都有五六万元钱。”白楼镇政府干部耿保卫说,“布老虎制作主要集中在庞庄村,至今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目前,庞庄村已是附近出名的富裕村。”

据介绍,泥泥狗、布老虎是淮阳的传统文化产品,现已形成了陈楼、庞庄、金庄等产业专业村,村民足不出户,在家生产,当地销售,年收入就高达近万元。

“淮阳庙会文化附加产品香、烛、纸、钞,看上去貌不惊人,但一个二月庙会,客流量近千万人,一户群众就可收入8000元以上。” 淮阳县旅游局一工作人员说,有的还专门成立了公司,村民农闲时间在那儿打工,这样就带动了整个村的收入,之前的贫困户家里也渐渐盖起了楼房。

依托厚重的人文景观和优越的生态环境,淮阳县坚持旅游产业布局与精准扶贫相结合,聘请国内知名规划院,完善制定了县城部分区域性详规、文化旅游产业发展等系列规划,逐步建成了陈楚古街、龙湖南北码头和东方神话游乐园等景点,让该区域及周边贫困群众端上了“旅游饭碗”,找到了致富脱贫的门路。

位于淮阳县龙湖风景区东北角的贾庄村,全村200多户村民,每年赶上7月初到9月底的荷花节这个旅游旺季,全村有近半的村民都在游船码头附近售卖藕莲蓬。“藕莲蓬就是东湖里种的,采摘之后扎成把,一把藕莲蓬卖个10元左右,顺带再卖点饮料、孩子玩的水枪,一天少说也要挣个几百块。”贾庄村村民马新亮说。

“县里在我们村规划了众多景点,我在游乐园停车场上班,除了景区租金分红,一年又多收入了近万元。”65岁的城关镇东关村村民李建忠笑着说。

从去年开始,除了上学的孙子孙女,李建忠全家人都在家门口的龙湖风景区从事与旅游相关的职业,老婆在渔家乐上班,女儿、儿媳在游船公司做管理,每年荷花节这个旅游旺季,全家人就能收入五六万元。

“每逢旅游旺季,前来渔家乐吃饭的游客一波接一波,生意火爆到要排队等翻台。”淮阳县东湖风景区附近的村民老张在家开了个渔家乐,卖起了当地名吃“煎闷鱼”。他感慨道:“是政府的旅游业让我走上致富路,现在我也响应政府号召,服务员招聘贫困家庭优先。”

淮阳正一步步把景区打造成“精准扶贫点”和脱贫致富的“龙头企业”。目前,以景区为中心,辐射带动发展了宾馆酒店、农家乐、农家宾馆等近110家,帮扶带动一大部分贫困户甩掉了穷帽子。农家乐是淮阳旅游市场一大亮点,仅鱼餐馆一项就达60多家,近200名贫困群众在此从业,每人月工资可高达3000元。

据了解,2017年,淮阳县旅游基础设施建设投入超2.2亿元,增加旅游景点、生态休闲、宾馆食宿、文化娱乐等公益性、服务性、经营性、生产性岗位达近3000个,直接和间接带动农民增收5000多万元,帮扶近1500户5000余贫困群众脱贫致富。

“独特的文化资源孕育了旅游经济,拓宽了群众的致富路,我们要以文化旅游产业的影响力、辐射力和带动力提升经济竞争力,真正培育壮大成拉动县域经济、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发动机。”县委书记马明超如是说。

“现在,谁要在我们集聚区租个2000平方米的厂房,我们都没有。整个产业集聚区内没有一间空房。”淮阳县产业集聚区副主任吴金明说。走进淮阳产业集聚区内的每家企业,都是繁忙的生产景象。那么,淮阳产业集聚区是如何做到的呢?

产业集聚区是县域发展的重要推手,集聚区内企业的状况也是一个县工业经济发展的晴雨表。4月下旬,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走进淮阳县产业集聚区内,发现每家企业都在高速运转,处处是工人们繁忙的景象。

在淮阳县联塑制品厂内,各种粗细的管材从机器中自动钻出,附近的工人把管材整齐摆放在仓库边,硕大的材料仓库内,叉车不停地奔走,企业内呈现出繁忙的景象。该企业负责人介绍:“几乎所有的生产线都是德国进口的,现在没有一条生产线年,仅淮阳县的这一个厂产值就达到了13余亿元,上缴利税6719万元。现在我们正筹划再建设一个厂,土地已经规划出来了,占地500亩。”

“这个厂先前是当地人做的,效益一直不好。后来,通过招商引资,我们把联塑这家上市公司引过来了,采取‘腾笼换鸟’的方式,让联塑收购了这家企业,如今已经做强做大。”吴金明介绍说。

在龙翔电气公司的生产车间内,数十名工人正在组装变压器。据了解,龙翔电气也是一家上市企业,是河南省高新技术企业,与法国、美国等知名企业合作,该企业总投资5亿元,年产能达到20亿元,可提供500个就业岗位,实现利税1亿元以上。

“目前正在生产的车间是一期建设的,已经投资2.2亿元。与法国、美国企业的合作,我们都是订单生产,销路基本上不用考虑。”该企业负责人介绍。

然而,谁能想到,两年前该企业所处的位置正是另一家企业的闲置空地。吴金明说:“以前这是艾斯维尔智能输变电集成制造项目的用地,当时这家企业要了185亩地。而实际厂房建设才用了100亩。政府发现情况后,立刻采取同类产业嫁接的方法,把剩余的85亩土地盘活起来,给了龙翔电气。”

他还介绍说,受国际国内市场变化等原因影响,产业集聚区内的一些企业陷入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对此,淮阳县委、县政府组织人员专题研究,制定了《淮阳产业集聚区企业(项目)退出和鼓励发展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盘活集聚区内的“僵尸企业”。

办法规定,对取得项目土地后满半年未开工建设、施工期间停工超过半年、超过项目入驻协议约定的建设周期1年仍未建成、建成1年内未投产达效、建成后停产超过两年和场内大量土地闲置超过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限合同约定两年以上的,纳入退出范围,通过引进市场前景好、关联度高、发展优势良好的项目,盘活现有企业、淘汰落后产能,主要实施的措施就是树立“一个信念”,采取“四种办法”进行盘活。

信念“不能把闲置土地和闲置厂房当包袱,而是把它当成财富,当成产业升级换代的机遇,通过积极招商,再引进新的项目。”吴金明说,也就是在这种信念的指引下,淮阳县产业集聚区充分进行了企业盘活,土地、厂房、资源充分利用,“现在,谁要在我们集聚区租个2000平方米的厂房,我们都没有。整个产业集聚区内没有一片空房”。

办法一:整体转让购买。“我们看到的恒昊玻璃就是购买其他企业的。以前,这里是阜捷药业的厂房和土地。但是受市场等因素的影响,企业经营陷入了困难。经多方努力,无法盘活原企业后,我们招进了恒昊玻璃,恒昊玻璃整体购买了原有企业的厂房和1万多平方米办公楼,该项目入驻后迅速启动,比新征土地建厂房,节省了大量的人力、财力和时间成本。”这也是他们盘活企业的一种方式,对于无力扭转的企业采取新入驻企业整体转让购买。

办法二:即同类产业嫁接的方式,先前的艾斯维尔智能输变电集成项目因为建设缓慢,才引进了同类的龙翔电器,提升了核心竞争力。

办法三:在淮阳产业集聚区羲皇大道两侧主要是电器装备制造以及上下游产业,这是淮阳集聚区采取主导产业植入的办法,壮大了主导产业的规模。他们引进了与主导产业有关的本洋光电投资4.2亿元LED生产项目,盘活了因环评问题迟迟不能落地的一家油墨企业。而且产业集聚区还在羲皇大道南段西侧新征土地800余亩,植入了电器装备制造的上下游产业,延伸产业链条。

办法四:对项目进行改良升级。在产业集聚区二区9号,鸿辉生物投资的生物调和剂生产企业,这一项目直接盘活了先前在该位置的凯盛纺织,新生产的产品达到了国际标准,直接出口到欧美多个国家,实现了自营出口。中久安公司入驻的二区8号位置也直接盘活了原有企业,其生产的钢塑管件销售额达6500万以上,且产品市场前景广阔,广泛运用于水电网络。

“通过嫁接重组、兼并重组等方式,盘活了一批老企业,下一步我们要不断加大技术改造力度,调整产业结构、优化资源配置,促进全县工业和产业集聚区健康稳步和谐发展。”该县县长王毅说。

盘活企业、促进企业的发展目标有了,但在具体操作上又是如何监管的呢?淮阳县委书记马明超谈及企业发展时说,对于企业,他们采用的是责任制,分包到人,使得县委、县政府对每个企业的推进情况和生产情况了如指掌。在企业管理上采取的是常委多担,保持联系,分管兜底、用其所长,动态管理的办法,可以促进企业的发展建设。

除此之外,每周县长都要到集聚区内现场观摩、办公,“说是观摩、办公,其实也就是为企业发展排忧解难,解决企业落地、发展中遇到的问题。每隔两到三周,县委书记和四大班子就会一起去现场观摩,同时监督企业推进的各种情况。”马明超说,正是因为长期坚持这种办法,淮阳产业集聚区才有了扎实的发展。

同时,淮阳县还充分利用当地媒体,开办了产业集聚区的《项目进行时》栏目,对项目的进展进行督查报道,围绕项目建设推出项目建设英雄榜。

截至目前,淮阳县产业集聚区盘活企业26家,盘活闲置土地756.51亩,盘活现有厂房13.8万平方米,盘活闲置土地新建办公和生产性用房21.5万平方米,总投资17.7亿元,促进了产业集聚区的可持续发展。

“科技创新是企业永葆生机的源泉。以后我们会加大鼓励企业引进先进科技,创新产品工艺,集中力量培强做大主导产业,进一步壮实我县县域经济整体竞争力。”谈企业盘活后如何永葆发展活力时,淮阳县县委书记马明超这样说。

淮阳,总人口约130万,常年外出务工人员近30万人,是名副其实的劳务输出大县。近年来,该县积极推动“雁归凤还”,掀起返乡创业热潮,不少外出务工的“能人”纷纷告别北上广等一线城市,返乡创业带动村民致富,充分彰显了一个劳务输出大县在发展层次上的悄然嬗变。

出生在淮阳的唐书景幼时生活清贫,不到20岁就来到广东打工,先后在日资电子厂、台资帽厂、港资帽厂等企业工作,2004年,28岁的唐书景年薪已达15万元,也正是在这一年,他毅然辞职,开始创业,在江苏张家港成立瑞能纺织品有限公司。

2011年,在张家港从事帽子国际贸易的唐书景回到家乡淮阳,成立了河南瑞能服帽有限公司。“回报家乡一直是我心中挥之不去的情愫,随着企业发展壮大,瑞能也需要更多生产基地作为品牌的坚实后盾。更重要的是家乡创业环境日益优化,这里的土地租金、厂房设备、人员工资等生产要素都比东部沿海城市低很多。”唐书景告诉记者,“回乡后,让我感到最温暖的就是政府的贴心服务,他们像对待自己的家人一样,定期回访企业的发展状况。”

短短几年过去了,公司已实现年产值2.5亿元,每年有800万顶以上的帽子远销世界各地,为当地带来上千万美金的收入,吸纳当地1000余人就业。

“为响应政府脱贫攻坚号召,公司已经将生产车间延伸至乡镇,先后在黄集、四通镇等乡镇开设有分厂,就地吸纳劳动力200余人,还有168位贫困人员因为学会了‘做帽子’而摘掉了‘穷帽子’!”在忙碌的生产车间,唐书景笑着说道,“我认为不是我帮助了乡亲们,而是他们在帮助我、帮助瑞能更上一个台阶。”

“返乡创业一人,带动致富一方。返乡创业已成为脱贫攻坚的有力抓手,促进‘人才回归、资金回流、企业回迁’,进而加快全县脱贫奔小康进程。”淮阳县县长王毅说。

淮阳县酷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部位于广东东莞,由淮阳县在外务工人员张磊、柳大伟于2007年9月创立,原名“日立亚实业有限公司”。2011年6月,他们返乡创业,在淮阳县设立酷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返乡创业者面临的主要困难无非是资金短缺、经验和技术不足、相关手续繁琐等,为了增强返乡创业者的信心,淮阳县全力以赴,为返乡创业者提供保姆式服务。”淮阳县酷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柳大伟对县里的“周五企业工作日制度”印象颇深,“每周五由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轮流主持,对企业提出的困难和问题,能现场解决的即时解决,不能现场解决的明确责任单位,作出限时办结承诺。”柳大伟说。

据了解,淮阳县还在土地、税收、资金等多方面给予大力扶持,并开通绿色通道,为返乡创业者提供一站式服务,推行联合审批,简化贷款手续,创新担保形式。为弥补资金问题这一突出短板,在淮阳,返乡创业者均可得到10万元小额担保贷款。该县近几年每年发放创业贷款近1亿元,完成周口市下达任务的240%以上。

“2016年,公司被确定为淮阳县‘两园工程’产业扶贫示范基地,淮阳县委、县政府对公司发展高度重视,给予扶贫资金再贷款优惠政策支持。”柳大伟告诉记者,公司现有乡镇扶贫车间29个,辐射带动周边葛店乡、四通镇等8 个乡镇73个行政村外出返乡人员就业,其中总部员工480人,扶贫车间1500多人。

张娟是曹河乡大郝村的贫困户,家里上有老人下有孩子,无法离家打工,依靠种地的微薄收入维持家用。酷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扶贫车间建在了家门口,实现了她的就业愿望。“贫困村是乡镇扶贫车间选址重点照顾的地方,乡镇扶贫车间的员工每年每人工资收入能达到2万至3万元。目前,公司已扶持280户贫困对象脱贫,通过扶贫资金入股,公司正带动400户贫困群众脱贫。”

据了解,淮阳县产业集聚区内,一半企业是由返乡“能人”所创立,为贫困人口转移就业广开渠道。许多工业企业还在村镇设立“扶贫车间”,进一步方便了群众就业,也破解了不少扶贫难题。

为了鼓励和吸引更多的淮阳在外“能人”返乡创业,在淮阳县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设有一个1000平方米的“众创空间”创业基地,符合条件的创业者申请进驻,可享受优惠政策。“政府给予很多的扶持政策,场地、电脑、办公桌、水电费这些都不收费用,还有一个非常大的支持就是一些人员的培训,一些基础性的管理,比如客服、美工、店铺等方面。这样的话,给我们以后的发展提供了一个非常有力的保障。”正在众创空间办公的返乡创业者王奎力说。

在淮阳县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内,有一家金穗子芦苇工艺有限公司,公司是由一对返乡创业夫妇所办。由于他们制作的芦苇画精致漂亮,订单的需求量越来越大。这几年,淮阳县搭建平台,提供培训资金,帮助他们授艺残疾学员近三百人,帮助贫困残疾家庭近百个。

“我们手工芦苇画也收到了很大的订单,我们培训的这些学员可以源源不断地给我们输送大量的成品。当得知自己的作品可以走出国门,走向世界,他们非常高兴,欢欣鼓舞,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很有价值的。”淮阳县金穗子芦苇工艺有限公司总经理谷穗说。

另外,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挖潜淮阳特色农产品、特色旅游产品等资源优势,入驻电商企业和个人35家,服务网点覆盖145个建档立卡贫困村。电子商务中心已培训学员1750人次,其中贫困人员400人次,开设网上店铺1500个,带动贫困户就业200余人,实现每户贫困户300~1000元/月不等的增收。

据统计,近三年来淮阳县实现农民工返乡创业1.2万人,发展返乡创业企业160个、个体工商户13068户、创业项目1.1万个,安排就业人员12.2万人(其中贫困劳动力1万余人),占全县就业人口的16%,累计完成生产总值66亿元,占全县生产总值的13.2%。2017年,淮阳县被省政府认定为“河南省农民工返乡创业示范县”。而唐书景、柳大伟、王奎力、谷穗仅仅是这股返乡创业大潮中的一朵浪花。

“‘能人’返乡创业作为一股新鲜强劲活力,是淮阳突破发展瓶颈、激活扶贫要素,也是一举求多效的好办法。”淮阳县委书记马明超说,“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努力,做好各项服务,力争筑好巢,吸引更多的凤凰归来。”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rahus.net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